1998年5月,正在四处寻求项目的罗成结识了安徽万燕电子系统有限公司创始人姜万勐。安徽万燕电子是中国最早开发和生产VCD的科技企业。1993年9月,留美学者姜万勐、孙燕生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VCD,并共同在安徽创办了万燕电子系统有限公司,但到1996年,万燕因为资金问题无法规模生产,企业陷于困境。罗成买壳上市需要高科技项目,因此看上了万燕。1998年8月,罗成的亿安集团投资上千万元(持股50%)收购安徽万燕电子并组建广东万燕集团,姜万勐和江门市银晶集团有限公司都是广东万燕集团的股东。

    深锦兴A(000008)于1992年5月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1998年10月,亿安集团在上市公司深圳市锦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基本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其控股股东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开始谈判。一开始,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对亿安集团送过去的方案置之不理,后来罗成靠着广泛的关系网才让深圳商贸控股公司同意坐下来谈判。
    1998年10月5日,亿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罗成为了能够控股深锦兴A,在与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谈判的同时,加紧策划在二级市场上对深锦兴A的筹码吸纳。为此,他特地到北京去请一位自下海以来始终在证券圈里混的旧时好友——郑伟,郑伟对坐庄深锦兴A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还立刻拿出自有资金8000万参与此事。很快,二人之间达成了一个私人协议:郑伟被任命为亿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的主任,主持大局,对大的买卖行为决策指挥,同时组织股评家、分析师等专业人士撰文吹捧,拉资金来买深锦兴A公司的股票,然后把这些用借款买来的股票授权给张大伟麾下的操盘手团队来控制。联合坐庄,共享利润。罗成授权张大伟组织的操盘手团队成员都非常年轻,主操盘手先后有李彪喜数女、缠中说禅汤凡圈内戏称汤司令)、罗健梓和郭庆等四位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主操盘手自己策划、执行具体操作。由于郑伟的公司注册在北京,在广州开户和融资都不方便,之前他的股票交易都是通过由他操纵的广东金易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投资理财的方式进行。
广东金易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10月,注册资金为100万元,法人代表为住操盘手李彪之弟李彬,主要经营市场调查和投资信息咨询。后于1998年11月企业营业执照被吊销。这次郑伟仍照旧通过金易来操作。亿安在整个做庄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有一个内务工作小组,主要负责办手续和记帐,资金的进出需要由郑伟指挥签字。
    1998年10月13日,亿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广东江门市注册成立了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罗成。这个公司就是为了收购深锦兴而创立的,因为亿安集团作为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不能直接收购上市公司。
    1998年11月6日,深锦兴A异常公告:鉴于近期公司股票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各地股民纷纷致电公司询问,本公司董事会特作说明:本公司近期并无资产重组计划,也无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之重大事件发生,特提示投资者注意风险。对此市场反映平静。
    1998年11月19日股权转让公告:深圳市天俊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本公司690.1353万股,按每股3.09元转让给深圳奥海实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后,深圳天俊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仍持有本公司股份506.6万股(占总股本的6.88%),深圳粤海实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本公司股份183.5万股(占总股本的2.49%),本公司总股本及股权结构不变。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深圳市商贸投资控股公司(1922万股,26.11%)、天俊公司工会委员会(506.6万股,6.88%)、深圳天俊实业股份有限公司(610万股,8.30%)、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412万股,5.59%)。公告引起股价当天向涨停板冲击。1998年11月19日,该股在11月18日9.00元收盘的基础上,跳空以9.30元的价格开盘,盘中曾一度冲高至9.89元,随后股价上行遇到了较大的阻力,接下来有所回落,最终9.30元的价格收盘,当天收出一颗十字星。很显然这颗十字星是主力资金精心设计的,它是主力资金试盘的信号。
    1998年12月,亿安集团向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交纳了500万元定金,财务人员正式来到深圳市锦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开始查看帐证;至1999年2月16日前,亿安集团又交了另外的2500万定金,股权转让已经算是定下来了。
    深锦兴A(000008)1998年10月5日当天的股价在7-8.3元间震荡,一直横到10月20日最高价为8.78元,接着下跌,10月26日跌到最低7.6元,之后一路反弹到11月5日的最高价9.7元,11月9日当日最低价8.68元,11月19日当日最高价9.89元,12月9日当日最低价9.19元收下影线较长的小阳星,经过一个多月涨涨跌跌的
的横盘似乎要突破,部分技术派股民跟进买入,碎步反弹到12月15日的近期新高价9.88元。1998年12月16日,向下跳空以9.13元开盘,收盘为9.38元,市场突然传闻该股的庄家因透支过度,被强行平仓,当日股价跌了4.88%,12月17日跌7.56%,价格瀑布一样倾泄下来,价格也砸穿前面一直坚持的平台,收盘后,有人被套被人追债的传闻马上到处流传,12月18日跌停,极度惨烈的放量暴跌,让所有人都相信传闻是真的,相信庄家真的因资金链断裂被强行平仓,几乎所有的股民都后悔没有跑,但是股价收盘封在跌停板,不给逃跑的机会,无人幸免。12月21日依然大幅低开,但是打开跌停,收盘为7.38元,所有的老鼠仓,所有知道消息的都蜂拥而出,大家争相出逃,抛盘量巨大,可股价居然不跌了,这被大家理解成庄家为了出货在护盘,可所有的抛盘都被吸到一个亿安的口袋里。1998年12月22日,早晨开盘时比上一个交易日低开1分钱,为7.37元,突然,强力的买盘如同地下喷薄而出的熔岩,所有挂出的筹码都被一扫而光,当股民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涨停,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买入的机会了,第一个涨停洗出老鼠仓并吃货。23日,依然如此,一开盘就迅速让任何人失去买入的机会,连连破位下跌的反弹,被市场人士普遍理解成庄家出货,前面来不及逃跑的,却依然抛着。这种连续下跌洗盘的方法就是当时的主操盘手李彪(缠中说禅)自创的“跌停板洗盘法”。亿安集团在此过程中吸足了低价筹码。
    1999年1月18日,深锦兴A发布预亏公告:1998年度,虽经本公司经营班子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出于对历史遗留不良资产进行处理的考虑,本董事会判断1998会计年度将出现较大亏损。1998年年度详细经营业绩数据待审计后与年度报告一并披露。一份预亏公告,却引出了一根醒目的光头长阳,以8.51元开盘,最低探至8.30元,以9.82元涨停报收,深锦兴A结束调整,突破10元放量启动。涨停板耸立在原本流畅的均线上,如一道亮丽的风景,不仅引人注目,更令人深思。1月20日、27日又出现两次涨停。之后继续上行。
    1999年3月2日,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与深锦兴A的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商贸投资控股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共出资5961万元。深圳商贸控股将其所持有的1922.85万股法人股(占总股本的26.11%)转让给亿安控股,转让价格为每股3.1元。亿安控股成为深锦兴A的第一大股东。当天股价以一根小阴星收在14.09元。
    1999年4月10日股权转让公告:本公司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商贸投资控股公司,第四大股东──深圳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日前分别与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合同》,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将持有的本公司国有法人股19228462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26.11%),以约3.1元/股的价格,深圳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将持有的本公司法人股4117620股(占本公司总股5.59%),以4元/股的价格,均转让给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转让完成后,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本公司股份23346082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31.76%),成为本公司第一大股东,以上转让有关申报手续正在办理之中,如能获批准,本公司立即进一步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有关股权转让事宜,对本公司股票价格的影响由投资者自行判断。当天深锦兴A收在15.12元,跌1%。
    1999年4月,郑伟和李彪、汤凡因为利益冲突而分道扬镳,中途离开了亿安公司。此时亿安入主深锦兴A已成定局,而筹码也已吸纳了不少。
    为了延续对亿安股票的操纵,为了有更多的法人资格用来融资,亿安开始了一些调整,
郑伟先后在1999年4月、8月和9月分别注册成立了7家投资公司。1999年4月,广东欣盛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00万元,法人代表罗中民(罗成的司机),注册地址为亿安集团为大股东的广州市花地明珠酒店一间客房,企业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策划、合作,市场调研和投资信息咨询服务。李彪、汤凡等人在分得一部分股票和金钱后,也将在金易公司里的亿安股票转到了欣盛公司。1999年8月,广东中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为50万元,法人代表罗中民(罗成的司机),注册地址为亿安集团为大股东的广州市花地明珠酒店一间客房,企业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策划、合作,市场调研和投资信息咨询服务。1999年9月,广东百源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为50万元,法人代表罗冬梅(罗成的侄女),注册地址为亿安集团的办公室广州市亿安广场916室,企业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策划、合作,市场调研和投资信息咨询服务。后来,出于为融资而倒仓和分仓的需要,以及融资方不愿意向一两个公庄司多次借钱的原因,郑伟又一次性地注册了3家公司:广州市庆宇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广州市聚龙永合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及广州市恩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前后共7个公司在资金调配、债权债务承揽和业务上的连续性都是一脉相承。

    1999年5月19日,为股民津津乐道的“五一九”行情爆发,这是中国证券市场上第一个跨年度的大行情,以此为契机,中国股市足足走了25个月的大“牛市”。
    1999年5月22日,深锦兴A正式发布公告,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受让深圳商贸投资控股公司持有的1900万法人股(占锦兴总股本的26.11%),正式入主深锦兴A。
    1999年5月28日-1999年6月22日,罗成亲自指挥下的操盘手对深锦兴A进行拉升,从17.8元拉到34.5元。
    1999年6月23日深锦兴A召开股东大会主要审议通过:
①整体出售子公司──深圳市建筑设备材料进出口总公司给深圳商贸控股,转让价格为截止98年底经评估的净资产9119万元为准。因本公司于1997年4月向深圳高贸控股收购深圳建材资产时,尚欠3981万元,本次转让时深圳商贸控股还需要向本公司支付5138万元;
②出资5138万元向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其拥有的广东万燕集团有限公司22.24%的股权。被转让公司截止98年底经评估净资产值为23099万元。收购价格以该净资产值为依据等值收购。收购该部分股权后,预计期每年所带来的收益可扭转本公司亏损的出口贸易”;
④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广东亿安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变更为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南路深房广场A座10楼B,变更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电子通讯,数码科技,网络工程,生物产品的开发及产销,投资办实业,仓储,国内商业批发和零售贸易,进出口贸易”;
⑤投资1530万元向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其控股的深圳市万燕电子系统有限公司51%的股权,被收购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⑥同意公司投资参股“中国眼科医学信息网”,总投资不超过450万元,所占股份比例不低于51%;
⑦鉴于公司主营业务已转向网络、电子科技产业,经协商,拟将公司在建的深圳兴贸大厦工程,宝安区西乡翻身劳动楼商住楼工程,阳江海陵岛房屋工程,北海合浦锦兴房地产工程及锦兴龙岗大厦工程等投资项目,以2877.8754万元的账面投资值加上合现的投资回收后整体转让给江门蓬江建设企业有限公司,授权董事会按上述条件进行协商签约,并办理具体手续。
1999年6月28日涨停,深锦兴A以30.50元跳空低开,盘中回探30元。在得到8日均线的支撑后,股价上扬再次拉出涨停板,当天成交6561手。至此亿安对深锦兴A进行了两个级别的拉升建仓使股价升到34.48元。从1999年6月29日起,郑伟指挥下的主力资金对开始了长达3个多月的打压洗筹。1999年6月30日,共有30个交易日“五一九”行情结束,但压制沪市长达7年之久的1558点终于被一举拿下,沪深股市分别上涨67%和91%!诞生了深锦兴A、海虹控股、厦门信达、综艺股份、上海梅林,四川湖山、东方明珠、中信国安等超级大牛股。
    1999年7月9日,《证券时报》消息:新入主深锦兴的广东亿安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日前被江门市政府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从而可享受当地包括新增增值税返还等措施在内的7项优惠政策。
    1999年8月16日,《中国证券报》刊登消息称,日前深锦兴A旗下的广东万燕集团研制开发出了中国第一套视讯系统──依贝视讯系统。据称该系统的有关性能指标已达到同业先进水平。深锦兴A已开始介入高科技领域。 
    1999年8月18日,公司全称由“深圳市锦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广东亿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变更为“亿安科技”。张大伟为常务副董事长、公司总经理,后于2000年10月因不满罗成的越级管理离开亿安科技总经理职位。“深锦兴A”股票由张大伟定下来叫“亿安科技”。主营业务也变更为“电子通讯、数码科技、网络工程、生物工程产品的开发及销售”。就这样,主力机构精心包装的“亿安科技”粉墨登场了。
   1999年10月28日,罗成刻意选择了这个日子逆市拉升。当日大盘跌了71点,而亿安科技却温和放量逆势大涨5.6%,盘中用20万股两次冲击28.5元,为明显试盘动作,拉高股价时均出现大手笔买单,下跌时基本无量。29日,量比继,续放大,亿安庄家开始发动攻击,从控盘细节和运行轨迹看,显示该股已被控盘。郑伟发现亿安科技每天都在疯涨,自己控制的股票市值越来越大时,他开始偷偷地将手中的股票拿出去质押,再用获得的资金去炒别的股票,一年间他总共融到了8亿元的资金,由于采用了先扣利息的方式,使得将近1亿元市值的股票成为实际上的老鼠仓。从1999年10月份开始,知悉内部情报的公司操盘手们便开始私下建仓买入股票,偷偷跟仓炒作。在亿安科技控制的账户中,竟然有相当一部分并不隶属于公司,而仅仅是与庄家同进退的套利者。当证监会对亿安科技股票的调查开始时,也是这些人最早得知消息,纷纷选择出货走人。这些小老鼠仓和郑伟的大老鼠仓加在一起,一下子让亿安科技变得无比凶险。
   1999年11月2日,亿安科技股价拉至30.06元后,盘中庄家多次大笔对敲件做低股价以摆脱跟风盘。4日,亿安科技运行格局完全脱离大盘走势自成一派,成交量开始萎缩,表明30.00元一线抛单基本枯竭。  
    1999年11月8日,亿安科技当天成交量低迷,但在最低价28.60元却成交了45万股,当天收在30.25元。次日,亿安科技走势特别怪异,盘中继续“对敲”倒量,已暴露出控盘庄家分仓布局的马脚。  
    1999年11月10日,亿安科技当天上午开盘股价瞬间回落,后走出一波“推土机”式股价运行走势,下午收盘价已达32.81元。  
    1999年11月18日,亿安科技股价在开盘探底后,庄家继续用“推土机”手法推高股价,当天仅用8023手就拉到最高股价37.25元。  
    1999年11月23日,亿安科技股价开始震荡,当天最高价37.35元,最低价36.00元,庄家不给短线客以任何“跑差价”机会,是典型的洗盘走势,股价波动空间,连顶级操盘手也无法做出差价。  
    1999年12月6日,亿安科技成交量萎缩,但当天无量却收小阳,股价站在40元上方,庄家控盘筹码数绝对已在80%以上。
    1999年12月7日,《证券时报》第四版公告亿安科技利好:亿安科技公司于1999年11月30日与清华大学企业集团,广东亿安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共同投资经营轻型电动车项目,决定共同成立“广东亿安电动车有限公司”(暂名),总投资2000万元,本公司出资1020万元,占51%,公司成立之后,将出资1000万元向清华大学企业集团购买其专有的电动车方面的全部14项技术,生产制造和销售轻型电动车。也许是利好出尽,当天股价微跌。
    1999年12月9日,庄家摆脱跟风盘后开始进攻,收盘价在41.73元。随后横盘震荡到12月30日,收在42.30元。
    2000年1月4日,新年后第一个交易日,亿安科技“锋芒”毕露,当天高开高收在44.91元。随后一路高开高走。
    2000年1月12日亿安科技庄家最高持仓量达3001万股、已控制其流通股的85%,其当天收盘价54.69元,还不到其最高股价126.31元的一半。
    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公司宣布推出极具想象力的纳米电池项目,收盘价达到104.88元,中国股市第一只百元股宣告诞生。罗成控制庄家开始撤退套现。
    2000年2月17日,亿安科技出资1200万元与广东亿安集团共同成立亿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亿安科技持股40%,从事碳纳米管双电荷层电容电池的研究和开发工作,亿安科技已掌握纳米技术这一题材继续发酵。庄家高开高打,股价被拉到126.31元的当日最高价,被写进中国股市的“历史”。

 

    后记  

亿安科技股票从1999年10月25日起的70个交易日中,股价从26元左右不停歇地上涨,并突破百元大关,成为自沪深股票实施拆细后首只市价超过百元的股票。2000年2月20日,亿安科技在北京召开了一次著名的媒体“新春恳谈会”。罗成、亿安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鸿清、亿安科技公司常务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大伟、亿安集团电子科技产业管理本部总经理周星风以及亿安电动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马贵龙等人现身北京,力捧亿安科技内在的高科技含量,主要包括:轻型电动车项目、依贝视讯系统、碳纳米管物理电池产品以及用四针状氧化锌晶须在橡胶塑料的应用。但是这些利好消息却止不住股票的下跌。此后随着亿安科技利好消息的依次破灭,股价在跌跌涨涨中走上了下坡路,成交量时大时小,但股民的钱在涨涨跌跌中已经全部流进了罗成的腰包。    2000年3月,鉴于亿安科技股票出现的种种异常行为,证监会还是开始了对亿安科技的调查。此消息一出,亿安科技股价随即开始下跌。
    2001年1月10日,鉴于亿安科技股票出现的种种异常行为,中国证监会宣布查处涉嫌操纵亿安科技股价案,对持有亿安科技股票的主要账户进行重点监控。
    2001年2月5日,证监会公布调查结果,罗成的四个庄家手中仅剩77万股,亿安科技坐庄获利4.49亿。
    2001年4月23日,中国证监会对亿安科技股价操纵案作出处罚:长时间联手操纵亿安科技股价的欣盛、中百、百源和金易4家公司因违反《证券法》规定,没收违法所得4.49亿元,并罚款4.49亿元。

   在此期间,共进行不转移所有权的自买自卖“亿安科技”股票交易共计68409笔,累计交易55553895股,在最高峰时所持有的股票占“亿安科技”股票流通股的87.34%;同时,“亿安科技”股票价格由最初的7.55元跃升至最高时的126.31元,亿安集团公司在买卖“亿安科技”股票的交易过程中获利4.648亿元。
中国证监会查明:亿安集团罗成控制下的7家炒股公司自1998年10月5日起,在全国54个证券营业部设立了792个股东账户,动用了资金14.856亿元,炒作“深锦兴(后更名为“亿安科技”)股票。持仓量从1998年10月5日的53万股,占流通股的1.52%,到最高时2000年1月12日的3001万股,占流通股的85%。同时还通过其控制的不同股票帐户,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进行不转移所有权的自买自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联手操纵“亿安科技”的股票价格。截至2001年2月5日,上述四家公司控制的627个个人股票帐户及3个法人股票帐户共实现盈利4.49亿元,股票余额77万股。

    2001年6月8日罗成辞去了亿安科技董事局主席以及集团的其它一些行政领导职务,由田文喜代理亿安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和执行总裁职务。6月下旬,亿安集团董事局主席罗成逃往美国。2001年7月4日,亿安集团高层及涉嫌的操盘手16人被监视居住。2001年7月至9月,亿安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鸿清等5人先后被广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郑伟因被指为幕后黑手,涉嫌包庇而被监视居住后于2001年12月被刑事拘留,2002年初被逮捕。但鉴于目前中国的法律制度规定,郑伟除了赔钱,尚不需为此付出刑狱之罪。后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果然对郑伟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2003年3月26日,广州中院首次开庭审理亿安科技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案,李鸿清等五人出庭受审。在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罗成曾给其岳父发过一份传真。传真中说“关于这次股市操纵的所有事情,由于事关公司的高度机密,都是由我一人负责,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另外我拿走8000万,以后由我负责”。

    2003年9月2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亿安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鸿清、程冰芳、王琦、罗健梓、何新祥等5人因犯有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分别被判以2年3个月至3年半不等的徒刑。5名与此案有关的操盘手被判处有期徒刑。中途退场的操盘总指挥张大伟及操盘手李彪、汤凡等逃脱了处罚。
    2004年1月1日,广东亿安集团有限公司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公司犯罪”,被广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3月24日(判决书上时间),广东亿安集团有限公司构成“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处罚金4.7亿元。
    2005年5月13日,亿安集团更名为“广东宝利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亿安控股坐庄一案已经过去整整11年,在这11年里,中国A股各式各样的坐庄行为一刻也未停止过。但是它作为中国股市经久不衰的欺诈案件中一个最经典的案例。给我们的启示良多,最基本的如:国企经历者的思维方式与经营管理方式与市场经济下的私企很难合拍,他们善于搞内斗整人而不整事,因此要慎用这类人;企业的高管人人不能都是资本运作高手、实体经营管理的矮子,一定要有操作实体成功经验的管理人才。

 

 

谢谢您阅读,原文来自缠学汇

 

本文地址:http://www.chanxuehui.cn/jiaocai/bagua/175-bagua1018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