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0b5l.html

人的行为,就如同股票的中枢移动与震荡,有其规范,又有其突破规范的地方,而所谓的乐趣,则在于对规范突破的放荡中,就如同利润之于中枢的震荡。而有一个中枢,只要是人,只要活着就受困其中,“你首先是一个活人”这样一个中枢,哪天不受困其中,就死人一个了。换言之,人之所以有死,就在于“你首先是一个活人”中枢的被破坏。那么,那些上帝、灵魂的玩意,不过是把“你首先是一个活人”这中枢出现第三类买卖点后扩张成“你首先具有不死的灵魂”这类的中枢玩意,把肉体的活扩张成灵魂的活,肉体永生这中枢震荡不住了,就企图在灵魂永生的中枢里永远震荡下去,这就是所有宗教徒的YY。

佛教不是宗教,佛教不需要YY,佛教不需要什么永生的中枢。有生必有死,人都要死的,人都要死的人都死了,这就是佛教最基本的东西。如果人可以永远不死,那么也无所谓佛教了。同样道理,打坐也一样,正因为有生必有死,人都要死的,人都要死的人都死了,所以才有了所谓的打坐。打坐,生死中而超越生死,那种不能超越生死的打坐,不过是YY。何谓超越生死?就是生死,生死本身从来都是超越生死的,这就是人生的最大秘密之一。

人生,何谓生?就是不生生。何谓死?就是不死死。生死者,不生生不死死,于生死而生死大自在。何谓大自在?就是生死。不能于生死而大自在,那自在不过是YY。那么,怎么才能于生死而大自在?就是生死。生死本来大自在,企图于生死外求一自在,不过是YY。生死不是YY,你现在生着,100年后你死了,肉也烂了,灵魂也烂了,连你YY的脑子也烂了,在生死面前,没有YY。没有YY,就是大自在,因为无须YY,YY不YY都要生死,都是大自在,而生死并不生死,本来如此,不增不减。

任何一个当下,问一下自己,你的腿是你吗?你的身体是你吗?你的脑子是你吗?如果你是用你的腿、身体、脑子去打坐,那么,当你死了、烧了,这打坐也就烟消云散了,这打坐只能是YY。那么,所有的YY里,最大的YY是什么?就是“我YY我YY”。如果觉得YY这词不好,那么就换一个哲学点的“知”,“我知我知”,这就是真正的打坐中需要连根拔起的玩意。

“我知X”这个模式中,X可以是一切东西,这就概括了人生所有的模式,人生的所有模式,逃不过这“我知X”,不过是这X换成各种不一样的东西,甚至“我知我不知”也是其中的一种。这些模式间,本质上是等价的,因此,从任何一个入手,都是一样的。例如,你坐下来,感觉到自己在呼吸,那么就可以从“我知呼吸”入手。甚至在股票涨跌或419的高潮中,也可以从“我知涨跌”、“我知高潮”入手,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高潮不可能时时有,而呼吸却是,因此,从方便的角度,我们可以选择“我知呼吸”作为打坐的入门。

“我知呼吸”,这“知”与呼吸无关,无论呼还是吸,这“知”只是“知”。开始,呼吸的力量会牵引你,让你的“知”被呼吸所牵引,你的“知”似乎也如同呼吸般生灭,慢慢地,呼吸如尘埃散落,你的身心如尘埃散落,但这“知”却如灵光独耀、不生不灭。而把“我知X”的模式中的X换成人生存当下任何一样东西,在任何一个X下,这“知”依然灵光独耀、不生不灭。打坐并不要坐着,你可以在一切活动中打坐,因为你的一切活动离不开“知”,即使在睡觉、有梦无梦中,也一样如此,你的“知”依然灵光独耀、不生不灭。

这世界曾有的人中,能到如此境界的,千万中无一,但这不过是止啼之黄叶,逗你玩的。人都要死的人都死了,人都要知的人都知了,究竟如何?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