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0c8r.html

昨晚的教你炒股票71,是对原有概念的一个再分辨,所谓银碗盛雪,不辩不明。而打坐,更要辩,首先要辩的就是所谓的名师。

据本ID所观,近现当代的所谓名师,一万个里面都难找一个有正眼的,基本都是以盲引盲。给出几条最基本的辩师标准:

1、任何为了财物、名闻等而忽悠的,绝无明师。古代大德,明心后,为大众负米担柴,此真风范,岂现在的鼠辈可知?

2、菩萨低眉,不离金刚怒目,消极避世、混沌黑白者,皆鼠辈,杀尽人间不平才是真解脱,软骨头、和稀泥、畏权避世、都不是真明心者。

3、世间一切正邪游戏、三教九流学问,一一皆应通晓,此真菩萨行。

4、不息妄念,不净其心。真心本净,何劳其净?世界就是一大妄念,非在鬼窟里玩玩念头游戏就可以息什么妄念了。

5、至于那些把四禅八定当禅、摆弄几个佛教的死名词就到处忽悠的,连狮子虫都算不上。

6、心外求法,玩什么唯物的鬼把戏,不过是自欺欺人;心内求法,摆弄各种唯心把势,那不过是在意识鬼窟里自渎。心、非内非外,非物非意,非当下而不离当下,岂可求?不求不失,求而不得,乱走作干什么?

以上只是随便写了几条,以后有空,本ID会把有代表性的所谓名师的言论进行辨析,指出其荒谬错漏之处,不到其境,不明其事,本ID正要指出其境之歧。

至于第三说的那念,横隔膜下送气,非呼吸之气,世间也无横隔膜下有呼吸之气之理。那不过是一念,只要有这一念,至于是否真有气从横隔膜下送出,根本就无关紧要。

把横隔膜以上当成一气嘴,身根发动病根也发动,那都是实有之事,并不是什么比喻,更不是什么副作用。不把潜伏的病根发动起来,等着让他变成真病要你的命,这才不叫副作用?世人之颠倒也算一绝了。至于有真病,该干什么干什么,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注意,存此一念,并不是脑子里想着,忘了就没了。这一念,就算你在睡觉中也不曾离你,这念如水,你睡觉是水上浪息,不睡觉是水上浪起,但水还是水,这一念还是一念,无所从来,无所从去。根本不需要去守,也不怕去丢失。

逐步,你的自然呼吸、脑子里的念头闪动,你身体上的气脉活动,都会一一明晰起来。但这些,都是水上的浪息浪起,什么大周天、小周天,都不过是浪息浪起。

再进一步,这世界的一切现象,这世界本身、时间空间,都不过是浪息浪起。注意,这不是想象,而是你以最明晰的状态明晰的一切。世界的浪息浪起就如同你身体、呼吸、念头闪动一样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