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7tev.html

 

后面的内容,越来越难。之所以难,并不是说道理上有什么难的,而是纯粹的道理上、语言上的谈论,甚至连黄叶止啼都算不上。

请问:没有拐杖,没有双脚,没有轮椅,没有一切,你如何行走?没有舌头,没有辅助发声装置,没有一切,你如何语言?没有手,你如何握拳?

后面的一切,就是要无舌人言语、无手人握拳,没有一切依傍而打坐一切。请问,还记得打坐的真义吗?

我们不妨这样设想一下,从这个散乱的轨道向另一轨道的跳跃,能被科技化吗?如果哪一天,我们只要按两个键,这轨道就跳跃了,这不更省事?

可惜,科技、科学都依然在散乱的轨道之中,科技、科学不过是人的共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相信进化论,那么科技、科学不过是人的进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能力,和变色龙那种著名的能力的出现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科技、科学的发展,不过是这种能力的不断拓展,能力就是业力的一种。

在别的业力构成的世界里,有一种人,自然都可以活八万劫,一劫大概相当于我们现在人类观念中的四十三亿二千万年,而且自然没有任何病痛、饥寒等等不如意的地方,而且自然具备各种以我们的世界看来绝对神通的事情,例如,我们想去月亮,还要造什么火箭、飞船的,但在那种世界里,只要想一下,就可以办到。

在这种世界里,大概比什么共产主义还要共产主义了,可惜,这不过都是业力所为,业力尽了,这个幻梦也就尽了。现在人类的科技、科学,即使发展到让每个人自然都可以活八万劫,自然没有任何病痛、饥寒等等不如意,按一个键就可以周游宇宙,那还不过是在业力之中,幻梦而已。

即使在那样的世界里,依然不过是在某种业力所成的轨道中。很多人很喜欢谈论所谓的神通,其实,科技、科学,也是我们这世界人类的神通之一,别把神通想得有多奇怪,例如,有一个世界,人都随便可以穿墙而过,那么,不能穿墙而过的就是大神通了。对于蚂蚁来说,我们的原子弹当然是神通得不得了了,但整个宇宙,不过是一个蚁蛭一般,里面的人类,对于宇宙,不过就如同蚂蚁之于蚁蛭,甚至都不如,那破烂科技、科学,不过如同蚂蚁在蚁蛭中折腾所进化出的各种玩意,又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神通的?

我们所被散乱所业力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我们跳出这散乱的轨道。而打坐之所以难,就是要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任何东西你可以依靠,因为任何你可以依靠的,都在散乱的业力之中。这就如同在一个封闭的数域中,无论你如何折腾,你依然在数域里面,曾学点抽象数学的,都应该明白。

那么,谁把你扔到这个封闭的数域中呢?谁在其中呢?

好,即使你相信所谓医学生物学的鬼话,你就是来自一对发情男女的淫乱,而且以后也可以来自某些诸如试管之类的玩意,也逃不出这样的一个论断:你来自造成你来的某种业力。

先不要争论你究竟来自何方,这个问题不需要争论,机缘成熟了,自然呈现,否则争论根本毫无意义,这就如同和一个瞎子争论太阳的形状,有意义吗?

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你来自造成你来的某种业力。这种业力,是生死的轮回,还是某对男女的淫乱,还是试管、基因的游戏,这都不重要,这个问题先悬置起来,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关键是,从这个前提开始,你需要面对什么?

你需要面对的,就是你所面对的一切。

你面对的一切,就是那如同封闭数域一样的一切封闭,一个业力所构成的轨道状态,一个散乱的状态。

你任何的思想、行为、言语、所见、所闻、所感,你的一切都在这个封闭之中。但在这个封闭之中,你可以感受到无限,永恒等等,就像蚂蚁也会觉得蚂蚁窝是无限永恒的。

你这个封闭,永远当下地呈现在你的六识境界中。你的世界、你的宇宙、你的时间、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情感、你的事业、你的荣誉、你的亲人、你的信仰、你的生存、你的死亡、你的一切,都在这个封闭之中。

你的打坐,也在其中。你被建立了,你被立足点了,你被轨道了,你无处可逃。这业力的封闭,就如同一个引力场,引力场中的一切都无处可逃。

而打坐,就是要在这无处可逃中打破这业力的封闭。那你能有什么工具?你不可能依靠业力圈里的任何东西,因为任何东西,就如同封闭数域里的一些元素,无论如何搞闹,都只能把你继续封闭其中。

你也不可能依靠业力圈外的任何东西,因为这个业力圈就是你的一切,即使还有一样东西在其外的,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又如何能依靠?

当你打坐时,你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困局。如果你不直面这样的困局,那就是偷心不死。这里,没有任何东西你可以依靠,没有任何超越东西的东西你可以依靠。

直面这样的困局,真正直面而不是偷心不死地研究、谈论,这才有可能真正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