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8388.html

 

你,一无所有。那么,你是什么?是那一无所有的某种玩意吗?如果你就是一无所有的某种玩意,那还是你的什么,而不是你。

你什么都不是,连什么都不是的不是都不是。如果说一定要指出你是什么,那么只能说,你只是一个假设的名词,一个约定的术语,一个虚拟着安放上去的熟语,一个意淫的幻像。

如果有人觉得确实有“你”这种玩意,那么请找出来。但永远没有人能找到“你”,因为能找到的都是“你的”,诸如你的世界、你的身体、你的欲望、你的信仰、你的学问、你的地位、你的家庭、你的一切等等,而不是“你”。

“你”,从来就未曾有过。所以,任何关于“无我”的说教、修炼都是可笑的。任何人,从来就是无我的,不管你认为你自己是否有我,你都是无我的,又用什么“无我“的说教与修炼?

“你”,永远找找不到“你”,因为从来没有“你”,有的只是一个名词、术语、熟语、幻像;“你”,从来都是无我的,任何一个人,企图要去抓住一个“我”,就如同企图去抓一个名词、术语、熟语、幻像一样可笑。

“你”的存在,不过是一种业力合力的结果。在不同的时代、文化背景下,“你”的形式都是不同的,更不用说在不同的六道轮回中。就算现在,你去南美洲的森林里去问那些所谓的原始部落,他们的“你”的合力形式,显然就和我们这个所谓的全球化美丽新世界里的“你”的合力形式有着绝大的不同。

有人可能说,原始部落没有进化,他们那不是“你”。有这种想法的人,绝对是脑子进水身子欠揍,别说所谓的“人”不过是一个并不太高明的生命形式,就算是同样的“人”,现在的所谓高等级的地球人,在某些外星人眼里,可能连我们之于蚂蚁的等级都比不上,这些所谓的高等人类的所谓“你”,一样是狗屁不是。

“你”,这个幻象,可以有无穷的合力形式,不同的生命形态、文化传统、思维方式等等。说一句从来没有人说过的话:所谓的“文化”,不过是“你”的幻象的同构性演化。

一个被科学所合力着的“你”,当然就同构性地演化出所谓的“科学文明”来;同样,相信巫术的世界里,有着他们自己的文明文化的同构性演化。这些,本质上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本ID一句诗句所写的“意画心描自主奴”而已。有了这个“你”,所有人玩的不过都是“意画心描自主奴”的游戏。

有人可能要问,打坐需要去掉这个“你”吗?这个“你”,不过是一个词语、一个幻象,何尝需要去掉?能去掉的都是“你的”。而打坐,不添一法、不减一法。你去掉什么?

这里,没有一丝一毫需要有力的地方,也没有你用力的地方,用力则乖,不用力就更乖,为什么?不用力,其实是用了大力。

有些垃圾人,总是在叨唠什么放不下就举起来之类的垃圾话。这里,没有任何需要放下的,因为从来没有什么被抬起来过,能抬起来的,不过都是幻象。对着幻象,又放下又举起的,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

这里,没有一法需要放下,没有一法需要举起。很多人,受那些所谓的明师忽悠,打所谓的坐,搞得神经叨叨的,又举起又放下,守这里守那里,这哪里是打坐,明明是练习当面首啊。

如果这样,还不如打飞机坐台当面首去,那更有钱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