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8gbz.html

“你”、“你的” ,因命名而得名,当然,不同的语言系统,这两个玩意有不同的形态,但实质上是一样的。

显然,这个得名与命名,并不是完全的凭空而来,因为,如果没有生起这“你”、“你的”之相,也没有这样的名。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老爱争论究竟是名决定相,还是相决定名,是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物质之类的无聊玩意,其实,名和相、物质与意识,都不过是妄想而已。

妄想的力量当然是强大的,有了最原始的名相,就可以编织出最庞大的妄想之世界。例如,科学,也是一种妄想,而在妄想的世界里,是可以自我证明的。例如,符合科学之名的相,是可以不断重复出现的,为什么?因为相也在妄想之中。这名和相,不过都是共业的游戏。

就算最终,有一种如此强大的命名系统,相应地可以完全对应所有人类可以面对的相,也就是可以解释、可以科学所有人类所能见到的现象,按照人类的欲望制造出一切新的玩意,这也还是在妄想之中。

站在打坐的角度,第一重的妄想,就是名的妄想。名之缠,当然在后现代哲学以及其他所谓的智者那里也有所觉察,他们希望破名之缠,以为这样就得到一个本真的天地,却不知道破名之缠恰恰被名所缠,名、概念系统这类玩意,就是妄想,用一个妄想去破一个妄想,如砍头觅头,愚痴矣。

而名的妄想下,第二重相的妄想,就更不是常人所能明了。你六识所对,都在妄想之中,而你的六识,更在妄想中。可笑一些痴人,玩什么当下直观,却不知道,这不过依然在最粗糙的相之妄想中。

你的一切,你的世界,宇宙时空,天堂地狱、等等一切,都在相之妄想中。这妄想,相续相缠,演绎出所有的世界、所有的生存与死亡。

打坐,本质上也是一个大妄想。希望以打坐去破妄想,那更是一个大妄想。这里,你无路可走,无门可入。

无路可走,无门可入,方有少分相似。究竟如何?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