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缠中说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e105c01009u7n.html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学术闹剧里,曾有所谓的“合二为一”伪擂台毛大爷的“一分为二”,且不说结果如何,都不过五十与一百的把戏。无论“合二为一”还是“一分为二”,都不过是在矛盾论、辩证法弱智文字游戏的自渎空间中展开。

站在学术的角度,世界上大概没有太多事情比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后还以某某伟人说的口吻在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中继续谈论所谓“物质无限可分”的正确更让人喷饭了,而这竟然成了所谓“一分为二”弱智论点的证据。而实际上,任何生活于量子力学之后玩学术的人,除非脑瘫,都应该知道“分”是有边界条件的,“可分”更必须建立在可量子力学的层面上,“物质无限可分”只不过是不学无术者的弱智幻想。

一且不立,何来立二?只有那些忒二之人,才会“一分为二”、“二分为一”地显示其二。

有人可能要以恩格斯说事,反驳本ID,既然你要捍卫马克思,那么恩格斯还有《自然辩证法》。而实际上,马克思是马克思,老马与恩格斯之间的思想差异,前人多有论述,而恩格斯最二的,就是那《自然辩证法》了。恩格斯更像是马克思向列宁异化的中间桥梁,其中的历史渊源与演化,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只是这种课题,大概是小儿不宜、大国亦不宜矣。

所谓矛盾论、辩证法,不过是人类游戏中画地为牢后一串逻辑呓语,而学且以之为宝的(排除智力问题,更多地关系于政治表演),又以此为牢,“物质无限可分”地无限K粉了。

矛盾论、辩证法的弱智呓语太多,一一批驳和连载主题太不靠谱了,这里就以最早的一条之一“人不能二次跨进同一条河流”为例子,让各位看看其无聊把戏。

任何“同一”性论断,必须建立在可观察的角度,而可观察,意味着重复性,一次性的东西都不存在可观察性的。因此,“同一条河流”判断的建立,也必须在重复性的可观察基础上,否则,那“同一条河流”不过是一串脑电波的颤动,和实际的世界毫无可观察的关系。

因此,如果没有任何手段去重复确认这“同一条河流”可观察的客观可建立,“人不能二次跨进同一条河流”逻辑呓语就更无法建立了;如果存在某种手段去重复确认“同一条河流”可观察的客观可建立,那么,可观察性是不能在观察者跨进河流后就变得不可观察,可观察能重复多少次,当然就能跨进多少次这在可观察保证下的“同一条河流”,谁说我们不能泡在水里观察河流的?

现在,环境恶劣,那些河流都很脏,如果没有一定的解毒能力,泡吧泡网泡脚泡鸡鸭鹅兔也千万别跨进那无聊的矛盾论、辩证法呓语河流去泡,太脏!

至于本ID,天堂地狱任往来,就甭说这矛盾论、辩证法的肮脏河流。吸尽千江脏水,吃尽世间毒物,才是真修行、真打坐,没有这见地与实行,还是回家生孩子学矛盾轮、辩证法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