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133944 1
 
加息,真是一剂良药吗?


 

 


作者:[木子] 来源:[基金分析] 文章性质: 普通文章

发布时间:2007-5-25 18:31:14 栏目:名家视点

 

加息如期而至,央行那几板斧无须预测,谁看谁知道。几乎所有人,都正迷失在加息等央行板斧是否适当、有效的争论中。但无论央行这程咬金三板斧是否适当、有效,都掩盖不了这样的事实:目前的金融结构体系必须彻底改革。

 

在目前国内的金融结构下,在西方被广泛采用的利率工具究竟有多大意义,就很值得怀疑;而大量发行的票据与存款准备金的提高,究竟能对所谓的流动性过剩有多大作用,同样值得怀疑。但一个最直接的效果却是无可怀疑的,就是,这些西式教科书指导下的所谓调控已经并继续使得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变得越来越难看,而历史上很多的困难,往往是因为把自己当上帝进行盲目调控而造成的。当然,央行不会被ST,但即使是央行,显然也不能因为绝对不会被ST就可以不顾效果地继续挥舞那程咬金的几板斧。政策资源也是有限的,三板斧挥多了,轻则不灵,重则自残,这不可不防。

 

理论上,这种教科书式的调控是以线性连续为基础的,而中国目前的金融结构存在结构性奇点,这种结构性奇点的存在,就在于中国金融结构是由差异性极大的成分所组成。这就像如果你要应用欧氏几何来解决问题,那你首先要确认考察的对象是满足第五公设的,否则就是无的放失。而要让货币手段能发挥其作用,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要建立一个符合让该货币手段发挥作用的金融结构体系,显然,这是比忙于摆弄加息、准备金、人民币波幅限制等更为根本、更为迫切的事情。

 

即使该体系前提已经成立,那么目前这种加息等程咬金游戏又能延续多久?人民币与美圆之间的基本息差要求使得加息空间是有边界的,而美圆一旦加息周期结束,这其中的压力与风险,难道不需要警觉?人民币现在的问题,归根结底是美国需要通过美圆贬值来把其前期积累的经济风险转嫁到世界其他经济体所造成的,如果不站在货币战争的视角上谈论人民币问题,永远都只能是隔靴搔痒。而目前中国这种外汇储备的总体结构决定了,这问题不从根本上解决,将是一个极大的命门。如果说现在通过大量减持美圆在外汇储备中的超配比重已经有点不切实际,那么用稀释的方法尽快把该比重调节下来,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至于把货币政策调整的目标与资本价格直接挂钩,大概是这星球中最无意义的事情了。其实,如果真想要把股市搞下来,一个最简单并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经济搞下去,其他一切方法,从本质上都是无效的。一切因素,在市场中都只能是市场的因数之一,市场是所有方面的合力结果,这些合力都是在同一个整体的经济基础上,除非直接破坏这个基础,才会使得市场的分力有了一个相同的维度变化,否则都会在差异性中延续其自然的过程。一个历史的事实是可以重温的:在最近不断被提及的1996年所谓的“十二道金牌”后,深圳成分指数5个月后,从2792点一直上攻到6102点,在其1/2线的技术压力下才无政策打压地自然见顶。

 

可以断言,如果不像股权分置改革之于股市那样从根子上对金融体系结构进行彻底改革,现在所面临的金融结构难题是不可能通过诸如加息之类头痛涂脚气药的方法解决的。加息,中国经济不能承受之轻。一个具有结构性奇点的经济体系,如果不进行彻底的金融结构体系改革,胡乱按照西方教科书来给经济下药,不仅使得抗药性积聚增加,最终导致相应政策完全失效,而且不排除最终将引发政策自导式危机,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本来只是感冒,最终吃药给吃出癌症来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天方夜谈。

 

西方的调控手段,类似西医,当然有其有效性,但也有其弊端,如果学而不通,依书照搬,其危害就更大了。经济体系,如同人体,不妨也多从中医的角度看问题。对于经济调控者来说,有三句中医的话是必须知道的:“凡药三分毒”、“上工治未病”、“学不博无以通其变,思不精无以烛其微,师于古而不泥于古”。当然,最后一句,更应该改成“师于西而不泥于西”。

 

(本刊特聘高级顾问 木子)